0

劳力士为什么如此成功?

田花
311
0
Rolex 蚝式恒动 迪通拿 保罗纽曼 劳力士论坛 劳力士价格

“劳力士都是暴发户戴的”,这个论调直到现在也照样能够看到。没辙,劳力士进入我国的时间相对较早,因此金劳配大款就成为了改革开发初期最先富起来的那批人的代表性形象,也是老一辈人脑海中根深蒂固的印象。其实,这么说的人通常都是不懂表的人,名表千千万,而劳表的品质是最经得住考验的,毕竟“一劳永逸”虽然带有调侃性质但却也不是白说的。懂表的人,往往都会将之视为瑞士主流制表品牌当中的佼佼者,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令得这个品牌如此成功呢?我们可以从如下九点看出端倪:

1.名望

劳力士显然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奢华级手表品牌,哪怕你从未听说过百达翡丽、江诗丹顿或是欧米茄等名字,也一定会听说过它。从根本上来看,劳力士的客户群体分为两种:一种是老司机,一种是小菜鸡。迷弟们购买劳力士多是因为它出众的高质量,他们可能对精细复杂的工艺并不太感冒,但对最适合日常佩戴的全能手表却很是青睐;而另一部分对劳力士乃至钟表界都了解不太多的顾客,基本上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原因得出一个结论:劳力士是最好的,买它准没错。这对这个制表品牌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褒奖,如果连一位对手表领域一无所知的人都认为某个品牌是“第一”,那这个品牌绝对有着属于它的独到之处。

2.产品质量

劳力士成功的基础离不开其极高的产品质量,而这个标准已经持续了很多年。走时精准、坚固可靠,虽年产量约为75万只,但仍能够保持一贯的高质量水准,这本身就可看作是一门高超的艺术了。品牌的优势在于刻意忽略了那些迷人的复杂功能,它没有陀飞轮、万年历或三问,也没有大日历、动力储备指示或响闹等功能。Rolex将全部精力专注于它最擅长的地方,并不断的改善细节、提升质量,无论是对机芯还是表壳来说均是如此。你从潜航者或格林尼治型II表款的竞争对手当中找不出任何一个能够像它们那样表圈有着干净利落的滑动质感的时计作品,即使是一些价格比其贵得多的顶级制表品牌也不是个儿。

3.完善性

劳力士这个名字具有的重要意义与其在很早的时候就引入的创新特色有关,这也使得品牌的作品非常适合日常佩戴。早在1914年,劳力士创始人Hans Wilsdorf便向著名的Kew-Teddington天文台递交了一枚手表机芯,用于进行天文台认证。如今,天文台认证(目前在瑞士COSC实验室进行)早已成为劳力士机芯的内部衡量标准。后来,1927年品牌推出了首款防水手表,以及几年之后紧随而来的自动上链机制,两个特色都体现在了“Oyster Perpetual”这个名字当中,而它几乎成为了所有劳力士时计的标配。1945年面世的Datejust日志型,是首款集自动上链、防水表壳和天文台认证三项特色于一身的手表,连同日期显示功能在内,它具备了一款手表理应具备的一切。

4.设计和识别度

合理的设计是决定手表佩戴性高低的重要因素。劳力士的圆形结构对其防水和出众的可读性提供了卓有成效的助力,此外也要算上中央扫秒指针和独眼巨人镜头(Hans Wilsdof的另一项发明)。如今在官网上我们所看到的系列作品,是经过长年累月不停歇的维护和改进才有了如此辨识度的外貌。于劳力士,我们从未看到过任何突然的改变或是跳跃式的发展,甚至于连表壳尺寸的更改节奏也进行的十分缓慢。一些典型的设计特征,如凹槽表圈、“奔驰”指针、Cyclops凸透镜以及蚝式链带等,都能看作是相对独立的一部分,对它们的雕琢是如此之缓慢,以至于随便拿出一款现代的日志型或潜航者腕表,都能够马上看出早期作品的影子。这便是为何即使相距挺远也能立刻认出劳力士手表的原因,手表专家Gisbert L.Brunner赋予了这一效应一个很有B格的名字,叫“10米领域”。

5.稳定的价值

现在的电子产品,在你购买它的那一刻时起,就贬值了一半。于手表而言,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进行套用,然而,它却并不适用于劳力士。至少对于品牌旗下的一些高需求的精钢运动型表款来说,二手价格可能会比最初购买时的售价低那么一点(十分有限),但也有可能,是白嫖且还能被倒贴一些零花钱,当然,这还是要取决于手表的成色的,不过这所谓的保值性也真是让人没脾气。

6.拍卖价格

虽为二手但仍相对较新的劳表的价格稳定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老款劳表在拍卖会上所拍出的高昂价格。劳力士是仅次于百达翡丽的热门品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劳力士手表拍卖成功的例子不胜枚举,其中一些款式的最终成交价已经达到了令人头晕的高度。去年10月,演员兼赛车爱好者保罗•纽曼所拥有的一款劳力士迪通拿腕表就成为了拍卖会上拍出的最贵腕表,在富艺斯“Winning Icons”专场上拍出了1亿1784万人民币的天价!直接刷新了此前最贵劳力士腕表的记录——越南末代皇帝阮福晪(年号Bao Dai)的Ref.6062,它在去年5月份的日内瓦拍卖会上以5066000瑞郎的价格成交。

7.供不应求

当一个人迫切的希望得到某样东西但却得不到的时候,那样东西对他的吸引力便达至了顶点。就比如,自从早期版本出现在好莱坞传奇巨星保罗•纽曼的手腕上之后,精钢迪通拿便成为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那样东西”一样。劳力士往往会为钟表店提供与其预期销售量大致持平的产品数量,然而造成的结果便是那漫长的等待名单。如此一来,劳力士三个字也就日复一日的神话化了。

8.营销与沟通

劳力士的创始人Hans Wilsdorf是一位营销天才。他想出了一个在许多不同的语言当中读起来都能够郎朗上口的名字,并将之印在了表盘上,在那个消费者更忠实于经销商而非制造商的年代,这种做法并不常见。Wilsdorf称他的防水手表为“Oyster”,并将一枚劳力士蚝式腕表送给了一位打算横渡英吉利海峡的游泳运动员(她戴在了脖子上),这件事让他在《每日邮报》的头版刊登了整整一页的篇幅。还有杂质上的广告,一位年轻的女演员将她戴着劳力士的手腕浸在一个鱼缸里。劳力士的营销手法带有着精妙的格调,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品牌便开始强调自己在网球、高尔夫球、赛车、马术和帆船等运动领域的存在感。劳力士自1978年以来一直是温网的“官方指定计时”,自1980年以来一直是美国网球公开赛的官方指定计时,自2013年以来又一直是F1的官方指定计时,这清楚的表明了劳力士即代表着体育和成功。

9.保守的神话

劳力士总是会给人留下十分稳重的印象。这家公司坚持使用已经过其验证的方法并选择不断的去改进完善,而不是盲目的追求新潮。品牌的神话建立在这样一个事实之上:劳力士在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并没有选择追随石英表的脚步(尽管有那么一些石英劳力士)。他们不生产带有复杂功能的时计,比如陀飞轮或问表等,也很少推出新系列,并与电商保持距离。对于一些新式技术(例如像是机芯中的硅质部件等)的研发也非常缓慢,且使用时也十分保守,这样一看,智能手表啥的就更别提了…然而,这却令得品牌可以为消费者所预见,同时也能够极大的减小自己在这个浮躁的时代犯错误的可能性。该公司每年年初在巴塞尔表展上推出新产品时,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地方。当其他制表品牌骄傲的宣布创造了世界纪录,举办有名人参加的新闻发布会或展示7~80种新产品时,劳力士正在悄然致力于进行细节方面的改进。当然,更大的表壳、改进的机芯、陶瓷表圈,以及不时出现的新颜色,诸如这样的创新在劳力士粉丝阵营当中照样会引起热烈的讨论,也会产生争议。但劳力士有什么回应呢?想多了,他们就像自家的产品“蚝式恒动”一样,恒久的将壳紧紧的闭着,把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的。无论是位于日内瓦的手表生产设施还是比尔的机芯工坊,都很少有客户或记者能够进去参观,而品牌的首席执行官,更是通常都不接受采访。

更多精彩手表资讯动态尽在腕尚App

掌握腕表信息分享腕上生活

IOS App下载 IOS
安卓 App下载 安卓

更多劳力士阅读

评论(0)

发表评论请登录

专栏

田花

昨夜星辰恰似你

劳力士最新文章

【Baselworld 2019】劳力士新款蚝式恒动 日志型 36
【Baselworld 2019】劳力士新款星期日历型 36
【Baselworld 2019】劳力士新款游艇名仕型 42(YACHT-MASTER 42)
【Baselworld 2019】劳力士新款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Oyster Perpetual Cosmograph Daytona)
【Baselworld 2019】劳力士新款蚝式恒动格林尼治型 II(GMT-MASTER I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