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顶级手表品牌中的女性领导者

萧邦

萧邦 关注

1318
0

奢侈品手表行业潮流发生了变化,更多的女性被任命为品牌的主导者,她们的影响力正在变得更加明显。消费者经常可以在手表的设计和女性手表以及日益多样化的营销活动中看到这种变化。通过访谈,腕尚科技为大家讲述几位具有代表性的女性领导者,看看她们是怎么立足并领导顶级手表品牌工作的。

Wempe负责人Kim-Eva Wempe

2003年5月,Wempe创立 125 周年之际,Kim-Eva Wempe 从父亲 Hellmut 手中正式接管企业。在她的负责管理的这些年中,该公司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

02-Women-on-top-2.jpg

Wempe负责人Kim-Eva Wempe

“我们是一家家族企业,所以我最喜欢的是为Wempe工作并代表Wempe。 30年前,我在人力资源部门,市场部门工作,然后转到珠宝部门,最后才到了手表部门。由于我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我逐渐爱上了手表,我们一直相信机械表会有很大市场空间。我们告诉所有供应商他们必须把重心放回机械机芯的手表。”

“在某种程度上,男女表的市场之间并没有太多差异。我们确实更注重机械表方面,因为这始终是我们的主要兴趣。我们将劳力士带到了德国,我们在德国创立了百达翡丽店铺。我们的业务传统上是女性珠宝手表。我希望更多的女性能爱上佩戴手表,不管是珠宝的还是时尚的。在零售业中,没有像Wempe这样的大型零售商是由女性来负责经营的。我认为制表其实很受女性的关注,我们年轻的学徒中有一半是女性。”

“我们公司的管理层一直在男女之间平等分配,包括我们零售店的经理。我认为女人可以和男人一样优秀。然而对于这个行业,我无法评论。我看到大公司的体量正变得越来越庞大,我认为在这些庞大的群体中,女性很难成为这些大公司的负责人。同时,我也认为女性在产品设计中一直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今天我们为萧邦(Chopard)和卡地亚(Cartier)设计了精美的女士手表。”

Speake-Marin首席执行官Christelle Rosnoblet

当Peter Speake-Marin在2017年离开她的同名品牌时引起了业界的一些轰动,在外界喋喋不休的时候,Rosnoblet悄悄地掌舵并驾驶着这艘船进入新航线。 Rosnoblet专注于品牌的传统,通过生产独特精致的作品,坚持其根源,表明优秀的设计不依赖于性别。

03-Women-on-top-2.jpg

Speake-Marin首席执行官Christelle Rosnoblet

“从小我就一直是钟表爱好者和收藏家。我对手表行业充满热情,并对其追求完美和审美意识着迷。我真的在钟表行业中发现了童年时代的价值观:尊重,传承,分享和卓越。”

04-Women-on-top-2-1024x683.jpg

“在我的工作中,我最喜欢的是按照我对制表的热情创作出令人惊艳的时计的自由。Speake-Marin作为一个独立的高级钟表品牌,我们确实有这种自由来研究新领域,并在一直与传统紧密相关的行业中带来新鲜的观点。我的团队技术精湛,富有创造力,我们确实拥有快速转身的灵活性。如果我是一个男人会更容易吗?我对此表示怀疑。困难与角色有关,而与性别无关。管理品牌就是要有一个愿景来激励团队,并提出能满足我们的客户梦想的时计!与机械或微观技术相关的每项工作传统上都致力于年轻人。这可能是20世纪社会教育和文化长期存在的结果。但这种社会变化和障碍正在减少。”

07-Women-on-top-2-1024x683.jpg

“在Speake-Marin,我们只销售男士手表。但是,要知道女性也可以佩戴Speake-Marin手表。我认为产品方面的性别界线比以前更加模糊,女性现在都喜欢戴大表,也正在喜欢机械表,但十年前情况并非如此。我至今仍然相信女性购买商品时的情绪性比男性更多,所以最后一个女性腕表的目标可能是解决更多的情感需求。当然,最高管理层的性别组合更加均衡将会改变方向。男性和女性具有互补的技能,并且已经证明,平等的性别组合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多价值。我认为它来自两个方面:这是新一代女性达到最高管理层的意愿,也是股东信任女性管理和战略技能的意愿。”


Moritz Grossmann首席执行官Christine Hutter

作为钟表制造商开始她的职业生涯,Hutter因为对机械表的热爱使她非常崇拜格拉苏蒂伟大的人物之一Moritz Grossmann,并以他的名义创立了一家公司。 Hutter是该品牌女性首席执行官,自其品牌故事开始以来一直在这里工作,经历过动荡的经济危机和成长的痛苦。

2013-06-18_143800bearb_1024.jpg

Moritz Grossmann首席执行官Christine Hutter

“30多年前,我在这个行业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在不同地区做零售工作。当我来到格拉苏蒂并从事市场营销工作时,我才认识到制表师Moritz Grossmann的重要性。伴随着自己的愿意和想法的诞生我们开始制造Moritz Grossmann,在2008年开始创立品牌。我们从一个小团队发展到今天一个由50人组成的完整团队,并进行全面的生产,我们自己开发所有的机芯。作为一个女性在一个男人的世界中生存,我喜欢我目前所取得的成就。在这里,我可以施展自己的创造力和多样性,我们可以创建模型,设置营销传播,如果想要的话,我们就可以做出快速决策。”

11-Women-on-top-2-1024x683.jpg

“作为女性,首席执行官的工作是一项挑战。我不关心男人和女人,但是如果在这个行业中能有更多的女性的话就会很棒。你环顾四周,其实并没有其他女人能像我一样从零开始建立制造商。如果钟表行业拥有更多女性的话,那可能情况将会有所不同。看看我们所在的德国地区,我们制表团队的一半由女性组成。在德国,这不是一个问题,但在瑞士会有所不同。我们在招聘时不会考虑性别问题,而是为了品格和工作质量而招聘。”

“我们目前最大的挑战是让全世界了解我们的手表,以及创造新的时计,管理开发和生产时间以及与供应商合作时在市场中建立品牌形象。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制表,其感觉和品味可能会有所不同。如果我们回顾20至30年前,女士手表都是石英的,今天这种情况正在改变。因为顾客的观念也正在改变,女性的腕表作品中有更多的高级钟表了。我们很早就开始了打造女士们的腕表作品,我们开发了一系列包括机械和珠宝的产品,我们正朝着机械机芯迈进,因为这是品牌的核心:经典设计,同时仍然具有创新性,并且开放定制。”

Caroline Scheufele-萧邦艺术总监兼联席总裁

萧邦一直是家族企业,即使是在60年代Scheufele家族接管的时候。凭借在高级珠宝和制表行业秉承的传统,Caroline Scheufele以一种优雅和乐观的态度领导公司。Caroline Scheufele 目前担任 Chopard 萧邦联合总裁及创意总监,负责品牌高级珠宝系列、女装腕表、香水和配饰设计,同时与兄长 Karl Scheufele 一起合力推广国际零售业务。

“我最喜欢在萧邦工作的部分是创造新的系列,并提出新的想法和材料。例如,我们庆祝Happy Sport系列的25周年推出的具有革命性的钻石钢表。通常情况下,不锈钢材料上不会镶嵌钻石,钻石总是和金搭配。另一个例子是我们已经开发出一种在高级珠宝中使用钛的方法,这在以前都没有做过,我们有一个系统,可以对钛进行着色,以便它可以匹配我们想要使用的宝石。我喜欢这种类型的工作,与合作伙伴一起创作和重新思考作品,可以走在其他人前面的优秀作品!”

12-Women-on-top-2.jpg

Caroline Scheufele-萧邦艺术总监兼联席总裁

“有一些萧邦而闻名的藏品,如Happy Diamonds。这是我们品牌DNA的一部分。萧邦风格总是有一点扭曲风格体现在这些作品中。比如钻石在自由移动,这表示他们很开心。那种快乐和好玩是我们基础的一部分,所以当我们想到新作品时,我们必须在工作室中牢记这一点。我总是试图让很多不同的人参与进来,听取外界的意见并与我的团队沟通。”

15-Women-on-top-2.jpg

“我必须保持努力工作的状态,起初这并不容易。手表业几乎由男性经营。在我的团队中,我尽量保持平衡。在一开始,我记得人们怀疑我能带来什么,“哦,老板女儿进来了,她打算做什么?”我觉得压力大多来自我的身份。但我很有野心,我很积极,我认为团队精神非常重要。你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情,但是你总是需要一个非常好的团队,所以你应该总是让很多不同的人参与其中。”

“如果更多的女性可以参与进来,产品会更具女性化的触感,我们可以先从制作男士手表开始,然后再将其调整到女士的手腕上。萧邦非常独特,我们品牌的热情是制表和珠宝,这两个世界之间有很大的协同作用。我们对这两个领域充满热情。但是我们所做的一切最终都需要从激情开始 ,无论是写作或绘画,任何需要创造力的东西,都必须以激情开始。”

评论(0)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