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常规的偏心手表韵味到底在哪里?(第三季:偏心设计为陀飞轮让步)

表尚往来
279
0

第二季主要讲述:偏心表盘保留的古典气质
有时为了加入一种功能,就要牺牲表盘的设计,这个时候偏心设计表盘是个不错的选择,特别是越复杂的款式偏心设计出现的概率也就越高,例如遇到陀飞轮时。陀飞轮向来是复杂工艺的证明,也是最被人欣赏的焦点,自然陀飞轮的部分就要大一些,换句话说就是卖点要突出。厂商往往刻意加强陀飞轮占据表盘的位置,这就造成了表盘布局的不均衡,从而诞生了偏心设计表盘,这成了每个品牌的特别选择。当陀飞轮出现时,大多数都会有偏心设计表盘,可以看作一种被动的偏心设计,从外观来说不见得不好看,相反达到了陀飞轮突出的印象。
8689d68f7f5ac03fdeb9f5ef7552b50b_large.jpg海瑞·温斯顿(Harry Winston)Project Z5 腕表首度结合陀飞轮与双时区设置功能,复杂的自动陀飞轮装置,位于6时位置,与整款腕表鲜明的运动特征一脉相承。在Z5表款中,制表大师还增添了一个全新的挑战:纳入两地时间功能。第一个时间(参照城市)位于中心偏2时位置,第二个时间(目的地城市)则位于9时位置。左上角的显示窗口包含了24个世界城市的名称,分别对应24个时区。表盘的显示没有用相等的尺寸来规划三个功能区域,首先,陀飞轮作为最重要的功能自然出现在6时位置,被固定在一块夹板上,与上面表盘分开。左右两个时间显示一小一大分置左右,以区分开时间。可以说表盘上的不对称性显示的非常淋漓尽致,这种不对称性令偏心设计表盘很有看点,一点也不会突兀,属于少有的成功设计。
ed1ff88954c0b7a8c0b1.jpg爱彼(Audemars Piguet)Millenary Carbon One Tourbillon Chronograph腕表采用了偏心设计表盘,因为Millenary系列本身就是偏心的一种设计,即使没有复杂功能也是偏心的设计,后来随着各种功能的加入偏心更加合乎逻辑。
真力时(Zenith)的偏心设计表盘来自Class Tourbillon El Primero Moon&Sunphase腕表,表盘显示出的复杂的功能布局,采用的是非对称的设计,各种功能分居各处。主表盘偏重于右侧,30分计时和12小时计时都置于主表盘之上,月相则偏于左侧未处于主表盘,而陀飞轮在主表盘左上角放置。同样是左右布局的表盘,各项功能都偏离于中心,从视觉上来看它和前面的爱彼表绝对有别于任何偏心设计表盘,陀飞轮和计时两种功能相叠加,置于椭圆形表壳内格外热闹。

a-1-2.jpg宝玑的陀飞轮通常都采用偏心设计表盘,Classique 1808腕表和Heritage 5497腕表,一个圆形一个桶形,格外漂亮。前一款带有表盖,盖上盖子后706颗钻石镶嵌而上,唯一的时分显示出来,一看便知是偏心设计表盘。打开表盖后,玫瑰金雍容的制表工艺显现出来,偏心设计将表盘一分为二。时针及分针置于黑色镀铑表盘的12时位,表盘更以手工镌刻平钉饰纹修饰。其暗淡的色彩与那纯手工镌刻玫瑰金主夹板的柔亮色调相互辉映。针尖镂空的玫瑰金指针在暗淡中闪烁着微微光芒。位于6时位的陀飞轮在一个经过打磨的钢质框架内显得魅力四射的。小秒针更围绕着框架转动。采用蓝宝石水晶底盖以展现其手动上链机芯的美态,备有50小时动力储备。
5497BR-12-RB0-1.jpg后者是Heritage系列推出首款复杂腕表,酒桶形的5497腕表装配了陀飞轮,并以手动上链机芯驱动。除了机芯外,腕表本身的偏心设计表盘也耀眼夺目。经精雕细刻的刻度圏如饰边般置于拱形手工镌刻表盘上。以一块金属雕刻的罗马数字时符,其镂空线条符合整体的轮廓与建筑效果。陀飞轮桥架被巧妙地设计成数字6,扮演着刻度的角色。表壳与表盘的双侧拱形是对大师技艺的严格考验。宝玑187的基础机芯更经过改良以符合这一时计的要求。
hc_ritage_5497_5497pt_12_pb0_179953.jpg以上几款均是上下分离的表盘设计,万宝龙的一款Villeret 1858 Grand Tourbillon Heures Mystérieuses将陀飞轮置于12时位置,神秘时间在6时位置。同样是上下分离的偏心设计表盘,上方的陀飞轮显得非常大,由于其表盘是下窄上宽,分离的两个区域尺寸各自都很大,聚在一起就显出特别瞩目。当侧面欣赏表盘时,视觉变化就抽象很多,和偏心设计结合后特点随即便可看出。


专栏

表尚往来

我们是一群汇聚国际奢侈品专家与行业观察特约评论员的作家团。宏观行业入手,微观奢侈品把玩心经,每天原创文图视频等着你转发。后台小编等你入群交流,更有微博大奖赠。

评论(0)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