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诗丹顿推出“La Musique du Temps ®乐动时光” 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超薄三问报时 “浪漫音符”腕表

江诗丹顿

江诗丹顿 关注

145
0

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超薄三问报时“浪漫音符”腕表是一款独一无二的时计杰作,搭载 1731超薄三问机芯,以精心研发的声学结构,奏响时光旋律。充满古典韵味的设计彰显出精 致之美,大明火珐琅表盘上,原创字体的阿拉伯数字时标点缀其间,令这枚41毫米直径的时 计成为品位鉴赏家倾心的时计佳作:唯有表壳侧边的三问报时滑杆,透露出这款时计的复杂内“芯”。

Vacheron-Constantin-“La-Musique-du-Temps”-Les-Cabinotiers-Minute-Repeater-Ultra-Thin-3.jpg

1731型号机芯溯源

极致纤薄是1731三问报时机芯的亮点。这款以纪念品牌创始人Jean-Marc Vacheron诞辰年 份而命名的机芯,厚度仅为3.90毫米,因其长达65小时的动力存储,比1992年推出的上一代 1755机芯略厚一些。这款超卓复杂的机芯研发历时4年,攻克众多技术难题打造而成,糅合纤薄外形、纯净音质与美学魅力,并且可靠耐用。此外,技术挑战不仅体现在机芯的极致纤 薄,1731机芯还搭载有一个精妙的装置——飞行报时调速器。这一装置由江诗丹顿于2007年 为三问机芯系列中的2755机芯特别研制。与传统杠杆式调速器不同,这款调速器让音锤敲击 音簧时具有稳定的速率,并在运行时完全静音。

声学设计是三问报时机芯的灵魂所在。为了创造清脆悦耳的乐声,江诗丹顿采用多种技术手 段。音簧不仅与中层表壳连接,而且相互叠放而非平行排列,以增强音量。综合考虑了机芯 与表壳之间的气流等细微参数,将粉红金表壳与机芯巧妙整合,使声音达到最佳的传播效 果。同时,表壳本身没有任何接缝,所有金属元件精准交互运作,从而扩大了声音的振幅。

Vacheron-Constantin-“La-Musique-du-Temps”-Les-Cabinotiers-Minute-Repeater-Ultra-Thin-2.jpg

别具一格的古典风范

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超薄三问报时“浪漫音符”腕表采用18K 5N粉红金表壳,直径41毫米,厚度仅为8.5毫米。表盘以烧制难度极高的大明火珐琅工艺制成,蛋壳白色的纯澈色调与 时计的经典美学风格和谐相融。时计鲜明的古典气质承袭自江诗丹顿于1941年推出的三问报 时腕表(型号4261),延续了内敛含蓄的美感,表盘上的时标采用原创的黑色珐琅斜体阿拉伯数字字体,搭配经典轨道式分钟刻度圈。针尖镂空的纤细指针为时计更添浪漫气息,与棕色鳄鱼皮表带相配衬。只有表壳左侧的三问报时滑杆,方透露出这款时计的复杂内“芯”。 纯粹简约的设计与精密机械之美的巧妙结合,令品位鉴赏家一见倾心。

Vacheron-Constantin-“La-Musique-du-Temps”-Les-Cabinotiers-Minute-Repeater-Ultra-Thin-1.jpg

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成就独一无二

在江诗丹顿的浩瀚钟表世界中,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部门自成一派,专注于私人高级 定制和打造独一无二的时计杰作。这一传统源自18世纪,在日内瓦城建筑物顶楼自然光线充 足的工作室中,经验丰富的制表大师运用精湛工艺创造钟表杰作,这些工作室被称为“阁楼 (cabinets)”,于是这些制表大师也就被称为“阁楼工匠(cabinotiers)”。他们接纳 启蒙运动的新思潮,从天文学、机械工程和艺术等领域中汲取灵感,用双手打造精妙时计作 品。他们的专业技艺奠定了日内瓦制表的伟大传统,自江诗丹顿诞生之初就流淌在品牌的血液之中。

Vacheron-Constantin-“La-Musique-du-Temps”-Les-Cabinotiers-Minute-Repeater-Ultra-Thin-4.jpg

江诗丹顿与报时表

报时表在复杂功能钟表中享有特殊地位。200多年来,江诗丹顿一直致力于精进这一复杂功能的制造技艺。如今,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部门甄选“La Musique du temps®乐动时 光”为主题,为这一复杂功能呈献无双杰作。 曾经,黑暗中人们只能依靠烛光照明,而知晓时间的需求促使了各类“可聆听”的钟表诞生:问表(按需鸣报整点,或鸣报整点、整刻与分钟)、自鸣表(自动鸣报整点与整刻)、 闹铃表(可设置特定时间鸣报)。尽管每一种复杂功能都各具特点,但它们都配备了集成式的复杂机械装置,而且在共振、声学技术、谐频方面均呈现出乐器般的精良音质。复杂机芯被精心装配至表壳之中,以声音实现时间表达,代表着登峰造极的微型化工艺。

报时表在江诗丹顿的首次现身可追溯至1806年:在江诗丹顿档案库的首本产品登记册中,创始人之孙Jacques- Barthélemy记载了一枚金质三问报时怀表。此后,自鸣表、问表家族不 断壮大,谱写着江诗丹顿引以为傲的辉煌成就。

本文提到的手表

评论(0)

发表评论请登录